雨枫轩 > 原创文学 > 短篇小说 > 原创故事 >

私奔,是爱情最大的慌言

  阿兰摔上门子,把爸爸的怒吼和妈妈的唠叨全给关在了家里,一个人跑出了小区,来到街区口常去的那家咖啡厅。

私奔,是爱情最大的慌言

  咖啡厅的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,单身带着个孩子,雇着两个店员。生意很不错,倒不是因为咖啡特别,而是秋姐能够给每杯咖啡都能赋予一个故事。可以说,秋姐是个故事大咖。

  下午三点,店里没有几个人,

  阿兰进了门,坐在最里面那棵大的棕梠树后的桌子上,”秋姐,给我来杯黑色心情!“嘴里的火气能够燃着空气。

  不一会儿,秋姐端了咖啡走过来,她端的是两杯,给阿兰面前放一杯,又把另一杯放到桌对面,自己随之坐了下来。

  “怎么了,这大好的天气却是黑色的心情。”

  阿兰拿着勺子搅着咖啡,对着咖啡,深深地叹了口气说:“秋姐,你说,不被父母祝福的恋爱应该继续吗?”

  秋姐拿勺子的手一顿,表情僵了一下,然后也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: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  是个很俗气的爱情故事。

  家境小康的女子爱上了个山村的青年,对方没车没房,没钱没地位,只有一身的拼劲儿和一嘴美好的誓言。女子的父母不愿意,但又拗不过姑娘,就说,让男人什么时候拿得出三十万元钱来什么时候再来娶姑娘。

  男孩子勃然大怒,说他们家卖姑娘,坚决的要和女孩子分手。女孩子舍不得分,男孩子就说:“你要是爱我,就跟我走,我保证对你好,会对你好一辈子,而且我以后一定会成功的,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,我发誓!”

  于是,女孩子就和爱人私奔了。他们离开了女孩子所在的城市,去了远离家乡的大城市。在他的怂恿下,她关了手机,断了和父母及亲朋旧友的联系,一心只想争口气混好了再回来让自己的父母看看。

  两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打拼,其艰难可想而知。他们住地下室,吃泡面,跑人才市场,没钱的时候还去街道发广告。最惨的时候,十二元钱,他们两人花了三天。那是怎么样的花法?就是直接的挨饿。

  后来,他们两人先后都有了工作。

  男人确实很拼,没日没夜的加班,升迁的也快。他们终于从地下室里搬了出来,也终于不用天天吃泡面。女人却发现自己怀了孕。

  男人坚决要求她打掉孩子,因为他们现在养不起,无论女孩子怎么求都不行。最终还是打了胎。

  就这样,三年里,男人升迁到科室的主管,有了些小权,年薪也一涨再涨。在这三年里,女人却被迫打了五次胎。

  每次女人要求领证结婚,要求把孩子生下来,男人都以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为由来推脱。每次都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让她住上大房子,一定过上好日子,一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……

  每次都是情义眷眷、深情满满、信誓旦旦。

  女人每次都被感动,然后听从了他的话。

  第五次小产后,医生说因为频繁小产已经伤害了她的子宫,她的子宫内膜较薄了,以后坐胎有些难,而且会形成习惯性流产。

  所以,当她发现自己第六次怀孕的时候,她没敢第一时间告诉他。因为她也明白,他会各种的劝她打胎,她还会最终服从。

  那天,她因为反应厉害,没有去上班,自己请了假,偷偷的躲在家里,反正他一直工作很忙,很少回来。

  她正在卫生间里吐酸水的时候,听到他开门进来的声音,她吓得不敢动,也忘记了恶心和呕吐。

  他是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进得门。

  “娘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我会让她和她家里人联系的。”

  “你也别怕,就说不知道就得了,管他呢,自己闺女看不好怪谁啊。”

  “好好好,以后我会娶她的,等我赚得足够多了,赚上三百万,我就扔到那个老东西的脸上,反正他也是卖闺女,一次卖个大价钱……”

  她的脑子中听着这些,感觉连接不起来,又相当的重要,只是却又惶恐的很。

  听着男人在卧室里翻了半天,拿着他要找的东西走了,这才出了卫生间,先是坐在沙发上呆了半天,这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把手机给拿出来,手抖着,拨通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。

  电话是***接的,一听是闺女的声音,立刻嚎啕大哭,一边哭一边说:自她消失后,她父母到处去找,所有的她可能认识的人都找了个遍,男孩子那个偏僻的家乡都去过了,但是,都没找到。因为是私奔,警察也不给立案。父亲又急又累,本来就高的血压更是高得吓人,在再一次找她未果之后,中风了。好在发现的及时。就这样,治了差不多两年,才好一些。就又去了男孩子的家乡,这会儿还没回家呢。

  她呆呆的坐了半天,才明白过来,然后站起来,收拾了几件东西,直奔火车站。

  等她到家的时候,她的父亲还没有到家。她的母亲一边拍打着她,一边埋怨,一边哭得撕心裂肺。

  男人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打到了他们家。她的手机给落到了他们的小窝里。

  男人对女人的不声不响的离开非常的震怒,说了很多难听的话。她听了半晌,最后幽幽的回了一句:“我只是消失了两天半,你就这么震怒,而我消失了三年,你体谅过我的父母吗?”

  男人顿了半晌说:“他们是自作自受,谁让他们势利眼儿来着。”

  说到这里,秋姐喝了口咖啡,说:“咱中国人讲求的是爱屋及乌,当一个男人,对你的亲人毫无包容心的时候,对他人毫无体谅之心的时候,他能够有多爱你呢?”

  可惜,当时那个姑娘并不懂,所以,还受了接下来的伤害。

  当女孩子的父亲回到家的时候,真是惊喜的差点又中风。女孩子太劳累和激动,胎气不稳,住了院。在医院里,知道闺女这已经是第六次怀孕,两口子真是又心疼又气恨。

  当妈的说:“闺女啊,一个男人要是真的爱你,哪里舍得让你受这份罪啊。不要孩子是一回事儿,小心点儿啊,现在避孕又不难。”

  父亲在一旁吧嗒吧嗒的吸引,自从女儿失踪,一向自律的他就开始抽烟。

  最后,他扔了烟头说:“让小孟过来吧,筹备婚礼!”

  但是,男人却拒绝了,他对女孩子的父亲说:“我还没有攒够钱,娶不起你闺女。”



作品集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