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 > 雨枫书屋 > 经典评论 >

我们都是病人

时间:2022-05-11   作者:杨庆   点击:

  两个急性心梗病人,都必须紧急介入手术,但手术台只有一个。先救谁?我把家属都找过来,坚决地说:“一个四十几,一个六十几,先救年轻的。”看到后者家属眼中的悲愤,没办法,我只能说:“如果你母亲没有了,你非要砍我,就砍吧!”所幸手术迅速而顺利,两个人都救活了,我也活到了现在。
我们都是病人
 
  一个小伙子,长得人高马大,入院手术。查房时,见他读军事书籍,即问他爱不爱国。他口若悬河,英勇无比,东打日本,西遏印度,爱国之情弥漫整个病房。第二天在手术台上,局麻针刚扎进,他就高声呼痛,进而抽泣着说:“叔叔,求求你,不做了好不好?”但因为他昨天的勇敢,我断然拒绝。
 
  一位大爷,知识分子,极倔强,患严重冠心病,有突发危险,但拒绝治疗。护士搞不定,只好我出马。我第一句话:“大爷,我佩服您,您很优秀!”他问:“为什么?”答:“因为您倔强!我发现这社会,所有优秀的人都是倔强的。”大爷的对立情绪明显缓和,和我聊了十几分钟后同意治疗。最后警报解除,顺利出院。
 
  一个小我1岁的病人1小时前走了,因为大面积心梗和休克。我中午看过他,已知道他注定的结局。让我悲叹的不是他的离去,这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而是他的母亲。在短暂号啕痛哭后,这位母亲即坚定地停止哭泣,在他身旁高声诵念“阿弥陀佛”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如锤撞击,眼前一片模糊。这是伟大的爱啊!谁人能懂?
 
  我的一位手术病人是个10岁的男孩,在手术台上哭得厉害,继续手术会有生命危险。护士阿姨们的“乖啊,要坚强啊,术后给你糖啊”全无用处。我走上前去,先给他大腿一巴掌,大骂:“再哭,再哭老子给你一耳光!”孩子马上止住哭泣。手术顺利完成。在我眼里,我的学者风度和涵养全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生命。
 
  一位老者,曾为知名企业老板,心衰严重,住院数日方好转。一直未见子女探视、照看。问其子女是否侨居国外,老者苦笑:“什么国外啊!我把钱都捐了,他们就不理我了。”不几日,大爷的账上欠费。我心生害怕,委婉提醒。老者慈祥一笑:“不要怕,我还留了点。你放我回去,我马上拿来交上。”我只好让他回去,老者把钱拿来补上了。我敬佩这位老者,那么好,资助了很多大学生,最后还将钱捐给社会。写这条微博,是要问:这种好人,如果真的分文已无,国家该不该负责?在中国,做好事是要留后手的!
 
  有一天,一台手术极难,便停了当天的最后一台手术。查房时,患者向我发飙:“为什么让我从下午饿到晚上?”我对他说:“我常从上午做手术到晚上,不仅饿肚子,还要做手术,是你苦还是我苦?你饿一顿都受不了,作为男人,你到底能承受什么,你能扛起你肩上男人的责任吗?”他节节败退,最后向我道了歉。他老婆很感激我帮她教育了老公。
 
  因为出生于农村,刚当医生那会儿,我对生活贫苦和农村来的患者特别好,心中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是真善良。后来,经历岁月的洗练,看过红尘的悲哀,才知道,这也是一种恶。真正的善良,是内心不起分别,众生平等。
 
  医生的善良分为两种,一种是看得见的善良,一种是看不见的善良。譬如看到门诊上病人的艰难,便给他们加了号,这是看得见的善良;想到病房里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查房,他们的生命可能会因为你在门诊的耽搁而出现危险,你拒绝了加号,回到病房,这是看不见的善良。不具有看不见的善良的医生不可能是好医生。


    作品集
    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