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>小说>阴阳浪子

小说文案:

  •   酷暑炎夏,燕南山区连日闷热少雨。北依山坡,前三面都围在蓊郁林中的东柳村,更闷热得让人透不过一口气。方入夜,庄主天下第一剑沐临风的公子沐莹,宅省完毕,回到后宅寝房,和授业恩师武先生睡在一起。后宅和前宅,俨然是两个院,只界墙上留了一个小门相通。武先生是沐临风的朋友,武功臻于一流,文才冠于当世。二十多年来,一直寄寓沐家,是沐莹的文武教师,对沐莹亲逾父子。沐临风只有沐莹一个独子,常言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”,让武先生和沐莹睡在后宅,实有托庇之意。

本栏目小说推荐

  • 华音流韶·曼荼罗

      是命运的放逐,还是自我的贬谪?遭天之妒,寂寞于一隅。她枉拥匹敌神明的力量,倾国倾城的容颜,却主宰不了沉浮不定的命运,和自己那颗追求无限力量而不得安宁的心灵。于是,她离开了。在永世轮转的曼荼罗阵中,她那颗抗拒天地的心平息下来,犹如一株在荒原上寂寞绽放的牡丹……
  • 江湖夜雨十年灯

      灯的境界很多,也很美,尤其是在词客诗人的笔下!“锦帐燃花好,罗帖照梦醒”,是旖旋之灯;“活火明千树,香鹿动六街”,是富贵之灯;“滩头谁断蟹,萍面认飞萤”,是打鱼灯;“红裳经幌咏,青焰梵宫寒”,是佛前灯;“十年窗下影,一点案头心”呢?应该是读书灯了。“落月澹孤灯”,清能有味;“花落佛宪灯”,淡欲无言;“茶当影裹煮孤灯”,是风雅逸士;“静参掸语看传灯”,是方外高人;至于英雄老去,白发催人,壮士穷途,天涯潦倒,尤其是在凄凄梭雨,黯黯昏灯,独倚客窗之下,定然会把如梦如烟的往事,一桩桩幻起心头,强者抚
  • 沧海

     一枚铜钱,外圆内方,翻转落定,铜绿间透出“嘉靖”二字。掷钱的是一名账房,戴一顶破破烂烂四方巾,穿一袭青里泛白旧布袍,衣虽凋敝,人却丰神,双目如炬,盯着那枚铜钱沉吟,头顶一树古槐生得正茂,槐花点点,细白如星。几个闲汉在旁赌钱,一个老汉连输两铺,掉头道:“宁先生,这铜钱有什么好玩,还不如借给小老儿翻本。”那账房摇头道:“此乃卜卦,并非玩儿。”那老汉笑道:“你又欺姓陆的没见识,补褂子用的是针线,哪儿用铜钱呢?”伸手便去拿钱,却被那宁先生拨开,冷冷道:“不是我欺你没见识,这卜卦是算命,不是缝衣服。”…
  • 金瓜传奇

      黄海之滨,蓬莱海岸,怪石嶙峋的礁石之间,坐看一位手持钓竿的白发老人。这老人还真悠闲,纹风不动聚精会神的注意看他的钓竿,远远的望去,还以为海岸边上石刻看一个人像似的。如果真的是人像,反而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,干嘛不刻个美女还赏心悦目些呢!但如果仔细地看,你便会发觉这位老者慈祥中隐含威仪,他那炯炯的神目,使人不敢正视,端的一派宗师的模样儿。也就是说,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啦!就在老人的附近,却有一位年轻人单掌拄地,倒立在一块尖尖的凸出礁石上,年轻人大概是十六七岁年纪,他那两腿并直,犹似木雕般的躯体,也
  • 华音流韶·海之妖

    中原武林劫波汹涌,吴越王鼓动武林正道,诬陷卓王孙为杀死武当元老的凶手,定下重重计谋,想要将之劫杀,却被卓王孙挫败。卓王孙逼问出相思的下落,不远万里,前往塞上寻找。当他找到相思之时,相思却无论如何,不肯离开那座正在建设的城市,不肯抛下被重劫作为人质的杨逸之。
  • 血帖亡魂记

    甘棠尽量从记忆中捕捉这女尼的影子,但想来想去,始终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。   妙龄女尼首先开了口,但声调是栗人的:“施主好残忍的手段!”   甘棠闻言一惊,神思恢复,惑然道:“小师父你说什么?”   “我说你手段够狠!”   “这……从何说起?”   “问你自己!”